262、值得

作品:《玄幻必须死

    革命军总委。

    陈鹤一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之后,说道:“叶朴年开出的条件是举办天下第一武道大会,赛事奖金总和高达一万亿。”

    “赛期定在五月份。”

    “老夫认为此事有利于武道的宣传和发展,所以答应了。”

    “周副帅如果觉得不合适,只管拒绝,此乃情理之中的事情。”

    周瑞淡然一笑,亲手替陈鹤一添了茶,说道:“我不信叶朴年,不信奥林匹斯,还不信陈老吗?那么,接下来三年,就全赖陈老庇护了。”

    陈鹤一苦笑摇头:“周副帅捧杀了。”

    “旁人的印象当中,周副帅以智谋无双为主,可实际上周副帅的实力,在当今世上,即便排不进前10,前20还是足矣的。”

    “我们武夫也就强在正面作战了。”

    “如果只是让我保护普通人,老夫恐怕不会接受这个委托。”

    “五年前的事情,老夫惭愧啊。”

    四大武馆中,九州武盟的总部一直在帝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陈鹤一在回归之后,一直充当着首席执政官阁下的安全顾问。

    五年前。

    奥林匹斯事发,首席执政官阁下想要除掉奥林匹斯,结果遭到了刺杀,陈鹤一没能拦住,导致首席执政官重伤入院。

    从那以后。

    陈鹤一便引咎辞职,首席执政官的安保则交给炎武卫,一名已经退休的大将复员,在军方有计划的推动下完成了一本变动率超过20%的作品,累计变动率也推到了100%。

    从此,由那名大将担任首席执政官阁下的安全顾问。

    “往事无需介怀。”

    “当年刺杀案是奥林匹斯过线了,在先天圣人的刺杀下,陈老能够护住首席执政官阁下的性命,已经很厉害了。”

    周瑞的安慰并没有让陈鹤一开解。

    他摇了摇头,说道:“按理说,有当年的梁子,我不应该再接奥林匹斯的委托,去见叶朴年,也不过是想冷嘲热讽几句。”

    “却没有想到,叶朴年居然让我来保护你。”

    “实在是令人费解。”

    周瑞笑了笑,说道:“叶朴年此举,是在请君入瓮,他在通过陈老给我释放一个信号,表示奥林匹斯欢迎我入主执政院。”

    “顺便。”

    “我也确实可能会遇到危险,他不想我死得那么早罢了。”

    陈鹤一不解,问道:“周副帅会有什么无法解决的危险?”

    “任侠。”

    周瑞只说了两个字,陈鹤一瞬间凛然,他凝声道:“这不能吧?任盟主好歹是从革命军出去的,斗争竟然会激烈到这个程度?”

    对于任侠的看法,世人往往分两个极端。

    有人认为他是最邪恶的魔王,有人则认为他是拯救世界的圣人。

    显然。

    在陈鹤一看来,任侠是属于伟大的英雄,他认为任侠和周瑞都是一样的人,只是所选择的道路不同,两者就算有竞争,还不到如此水火不容的地步,甚至,这两人应该会有合作才对。

    周瑞则相当淡然。

    他说道:“我要做的事情,不管成功还是失败,至少能缓解社会矛盾二十年,为盛世续上五十年,让任侠所期待的乱世晚来一百年。”

    “您说,他会不会杀我。”

    陈鹤一紧张到屏住了呼吸,他没有想到周瑞跟任侠的矛盾已经激烈到了这个地步,依照周瑞的实力,还有他革命军副帅的身份。

    哪怕是前三位执剑者都不好杀他。

    但。

    任侠却不同,如果是任侠出手,革命军内部的态度就会变得暧昧起来,至少,那远在非洲的革命军第一师是绝不会支援周瑞的,甚至会倒戈一击都说不定。

    任侠如果回革命军,振臂一呼,愿意跟随的人绝对不少。

    当年。

    在革命军内部,人们可是公认任侠是接班人的,而周瑞……不是。

    力量才是一切的根本,十年前,革命军之所以能够与帝国相抗衡,除了革命军这个组织本身足够强大外,根本原因是李新德够强。

    因为,李新德也是内宇宙强者。

    他是与执剑者前三位、炎武卫老元帅同等级的强者!

    然而。

    十年前,李新德更强,十年后,任侠与李新德的强弱已经不好区分了,任侠要杀周瑞,周瑞确实非常危险。

    陈鹤一闭目凝神,许久,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眼中精光绽放,说道:“周副帅放心,任侠若来,老夫至少能够替你争取一次机会。”

    于武夫而言,没有“后退”二字。

    即便对手是任侠,陈鹤一也有把握将其拦下,生死另谈!!

    “武夫跋扈,当真豪情。”

    周瑞真心称赞,他朝陈鹤一抱拳一礼,说道:“先感谢陈老的侠义了,不过,现在的局势稍有不同,任侠是否会出手,还在五五之数。”

    “哦?”

    见陈鹤一疑惑,周瑞微微一笑,解释道:“是李和。”

    “我将李和送到了罪恶之都,便是让任侠看一看,看看这世界是否真的到了没有办法的地步,看看李和比李新德有没有差。”

    “如果任侠对李和没有失望,那么,他就不会杀我。”

    “因为。”

    “李和的道路,需要我去铺路。”

    陈鹤一瞪大了眼睛,他虽然知晓李和去罪恶之都没那么简单,跟革命军的决裂也不是表面上那样,可没有想到,周瑞竟然如此看重李和。

    竟然将一切都托付在了李和身上!

    他是跟叶朴年谈过的,很清楚周瑞入主执政院并非是一件好事,反而是在作茧自缚,是一条没有希望的断头路。

    堂堂革命军的副帅,竟然不惜以性命为李和铺路……

    “这……值得吗?”他震撼,不解。

    “值得。”他轻声言语,却是无可撼动的坚定。

    这声值得,为李和的“鲁莽”所值得,这声值得,为姬长生的国士无双所值得,这声值得,更因为……他相信李新德。

    有些事情,李新德从来不曾说过。

    但李新德要去做,他就会帮李新德把一切都打理好。

    李新德选择了李和。

    他便没有什么好质疑的,他相信,李和就是人类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