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感染者

作品:《恶念执行

    “现在,你们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你们杀死那只死念者的过程了吧。”宋妍心冷漠地看着被束缚着的三人,身上的杀意几乎要凝成实质。

    16小时前。

    重伤的卫言和温流如被送到医务室治疗,作为唯一还算健康的成员,卫菲被带到了宋妍心的办公室接受问询。

    但卫菲始终不肯开口,只是仇恨地看着宋妍心。

    对此宋妍心也毫不客气地把她拘禁在了自己的办公室,直到第二天卫言和温流如的到来。

    而卫言那边则是度过了一个“香艳”的夜晚。

    医务室的负责人七夜导师并不是专业的医生,但咒术师只有他略懂医术,因此便把医务室丢给了他。

    “话说在前面,我成为咒术师之前可是个兽医,所以要是有什么差错,你们可不要怪我。”

    看着躺在棺材里昏迷不醒地两人,七夜叹了口气,手中咒力缓缓流动了起来。

    至于为什么躺在棺材里,这是七夜导师的副业。

    要是自己治不好,为了不砸招牌就直接埋了,万一治好了,就说是特色病床。

    如此想着,七夜一边看着手里少儿不宜的书籍,一边漫不经心地输入着咒力。

    几分钟后,卫言和温流如相继吐出一口黑血,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对方,两人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们俩运气不错,死念者的咒力已经被我清除了大多,剩下的就要靠你们自己慢慢恢复了。”七夜毫不避讳地继续翻阅着黄色书籍,全然不顾温流如那羞红的脸颊。

    见卫言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七夜有些不耐烦的从一旁的抽屉里丢了本杂志给他。

    “在我这治好的免费送一本,再想要一点贡献度一本。”

    卫言疑惑地接过书,看着封面极其暴露的人物,脸一红,忍不住地又翻阅了几页。

    “咳咳。”一阵做作的咳声从温流如那边传来,吓得卫言立马放下了手里的“禁书”,一脸尴尬地朝着温流如那边靠了过去。

    温流如先是佯装嫌弃地看了卫言一眼,最后便拍了拍自己身旁,示意卫言坐过来。

    “里屋有床,现在夜深了,你们的状态也不稳定,就在这过一夜吧。”七夜慵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让卫言和温流如都有些不知所措。

    试探着偷看了对方好几眼,卫言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扶着温流如去了里屋。

    不为别的,只是想给温流如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但一进屋,卫言顿时就傻了眼。

    只见里屋的角落里放着一张干净的小床,墙上则是密密麻麻地贴满了海报和挂画,都是很刺激,能让人热起来的那种。

    卫言深吸了一口气,不敢去看温流如,而是紧闭着双眼,在心里默念着出师表;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

    至于为什么不背大悲咒,因为卫言没背下来。

    背了不知道多少遍之后,温流如靠着卫言的肩膀沉沉地睡着了。

    卫言看着睡梦中的温流如,轻轻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

    自己则是蹑手蹑脚地想要出去。

    然而刚走到门口,卫言惊愕地发现,那个为师不尊的七夜导师把门给锁了!

    看着满屋的春色以及沉睡的温流如,卫言瞬间没了睡意,而是一点点地炼化着自己身上所附着的恶念。

    直到第二天被带到宋妍心的办公室,他才停了下来——因为宋妍心给他们三人了上了束缚咒力的全套锁链。

    听着宋妍心冷漠地询问,卫言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在团结互助之下,合力击败了三只货真价实的死念者,就像您现在所看到的一样。”

    面对卫言的装傻,宋妍心冷笑道:“前两只没什么问题,我要问的是第三只,在最后一只晋级二等学徒级,并且两次先手释放破法咒力压制你们的情况下,你们是怎么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击杀那只死念者的。”

    “宋院长,您怎么知道的?”卫言满是疑惑地看着宋妍心,不明白她什么会对昨天的战斗细节了解地如此详细。

    卫菲肯定不会开口暴露的,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卫言刚想开口,温流如悄悄地拉了拉卫言的袖子,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我怎么知道的,你应该不想知道。”宋妍心玩味地看着卫言,倚在墙边等待着卫言的回答。

    “是我妹妹卫菲,我们在两次咒术的作用下都把她压在了下面,所以即便是经历了两次咒术的洗礼,她也依然保有战斗力。”

    “她只是三等学徒,又被蛛网所腐蚀了,你觉得这个回答能让我满意吗?”

    宋妍心冷冷地看着卫言,心里却是有些后悔。

    昨天看到三人都被第二次咒术飞刃压制住,她就极其失望的关掉了监视用的水晶球。

    这东西又没个回放功能,因此宋妍心还真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解决掉第三只死念者的。

    卫言和卫菲对视一眼,决定透露一部分消息:“实不相瞒,我妹妹卫菲天赋异禀,实在是万里挑一的……”

    “你再隐瞒也没用,我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宋妍心眼神复杂看着卫菲和卫言,轻轻地叹了口气。

    卫言一愣,心想我还不知道你居然知道了?

    然而宋妍心并没有给卫言辩驳的机会,淡淡地开口道:“卫菲,其实是感染者,对吧。”

    “感染者?”卫言有些茫然地看着宋妍心,又迷茫地看着卫菲。

    而卫菲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卫言,不明白宋妍心所说的感染者指的是什么。

    反倒是一旁的温流如面色一变,神情复杂的看着卫菲,紧咬着嘴唇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温流如,你来给他们解释吧,他们这种野生感染者估计也不知道具体的定义。”宋妍心有些不耐烦地解开了三人的束缚,对着温流如吩咐道。

    “是。”温流如小心地应了下来,低声解释道:

    “所谓感染者,就是被死念者的攻击所腐蚀,一点点的向死念者转变的普通咒术者。

    绝大多数感染者都由人类转变而来,因此他们拥有的咒力也和人类的咒力等阶相对应。

    简单的来说,就是介于死念者与正常人之间的,灰色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