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解救

作品:《恶念执行

    卫言并没有躲藏,而是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茶楼的正门外。

    根据吴菀妤所提供的情报,温流如等人被关在了茶楼的底层。

    所以,自己只能选择从正面强攻。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距离卫言上一次来到茶楼并没有过去多久,但和那次被几个没有咒力的壮汉追着打的悲惨经历不同。

    现在的卫言,并不惧怕任何同阶的对手。

    况且,这茶楼之中,也没有几个可以跟他一战的存在。

    “没想到你居然真敢自己送上门来啊。”看着面色平静的卫言,主事有些恼怒地说道。

    “温流如在哪。”

    “她在底层的猪栏了,怎么,你想下去陪她?那你得把那东西切了才行,我们这里也收。”茶楼老板满是不屑地看着卫言,在恭敬地朝着主事行了一礼之后,挥手示意巡查们拿下卫言。

    “在没有咒术牌不能使用咒术的情况下,你就只是个普通的难民。”

    “或许吧。”卫言嘲弄地看着众人。

    “但事情总要有些意外的。”

    话音未落,卫言便瞬移到了茶楼老板的面前,一拳便将他击倒在地。

    “干掉他!”主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与之一同到来的还有数十发咒术枪启动的声音。

    对于这种最多只有恶级,且使用者没有一个达到咒术师的低等攻击,想要破防卫言都很困难。

    不过,一直任由这些人攻击也不是办法。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卫言轻轻打了个响指。

    这是个害级的咒灵法,顾名思义,其作用便是震慑目标的灵魂,严重者甚至能直接击杀众人。

    不过若是力度控制合适的话,直是晕过去罢了。

    卫言缓缓转身,看着瞬间便失去战斗力倒在地上的巡查们,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没有正规咒术者军团的外城,他这个不受限制的三阶咒灵师简直就是犹如bug一般的存在。

    卫言迈步进入茶楼,看着倒在地上的客人以及“公主”们,面色一变。

    茶楼里的人都死了。

    很显然是因为自己刚才的咒灵法而死,一个三阶咒灵师全力施展的害级咒灵法,根本就不是这些普通人可以抵抗的。

    毕竟害级咒术这种为害一方的咒术本身就是大范围杀伤咒术的定义,

    换言之,卫言自以为控制好了力度,但实质上却抹杀了茶楼里的所有人。

    他面色阴沉地快步朝着底层走去,一路上尽是尸骸。

    等到卫言步入猪栏的入口,他有些庆幸地舒了口气。

    可能是因为相隔较远的缘故,猪栏里的“人”并没有死在他的咒灵法之下,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空气中弥漫着血与石楠花的味道,让人不免有些反胃。

    然而更让人反胃的则是眼前的景象。

    零散的肢体散落的满地都是,猩红的浆汁流淌的到处都是,还有那些已经无法分辨其形状的身体组织,都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肆意的狂欢与扭曲的怪物共同组成了这唯美的画卷,让人不免有些沉醉其中。

    “你来了啊。”温流如微笑着朝卫言伸出了手,眼神纯真,像是郊游结束等待家长来接的小朋友。

    “恩。”卫言轻轻握住温流如的“手”,低声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

    “这种问题怎么好意思开口嘛,会让人害羞的。”温流如有些难为情的转过头,像是在撒娇的小女生一样。

    “收拾一下吧,外面人不少,别被他们看到你这副样子。”卫言安静地说着,就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温流如的异常一样。

    “哎,我还以为,你会喜欢现在的我呢。”温流如挥舞着触手,笑意盈盈地说道。

    “……对不起,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在那的。”

    “没什么,这样也挺好,我很喜欢现在的我,好像这样才是真正的我。”

    “或许,七年前的那个晚上,你就已经是这样了,只是你自己都没意识到。”卫言的表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看着温流如叹了口气。

    “至少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温流如恋恋不舍地看着镜子里自己扭曲的身躯,叹了口气:“算了,还是用你能接受的方式出去吧。”

    卫言看着光滑的镜面,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

    “里面那个家伙很危险的,可能是死念者变得,请求内城的军队援助!”

    “只是个临安来的难民偷了块咒术牌而已,就算他天赋秉异,没到咒巫又有什么用?”外城的第三副城主董云很是不满地看着惊慌失措的11区主事方质,有种想撤了他的冲动。

    但这只是想想而已,方质这家伙虽然废物,但怎么说也是月照城第七副城主的弟弟,自己的侄子明年就该从东行都的咒术学院毕业了,到时候辖区规避,还是得仰仗那位提携一下自己那个不成器的侄子。

    再说,这也是规矩。

    有官职在身或者资本家的子嗣做起事来远比普通人要轻松,这只是个只对部分人开放的世界。

    而那些贱民就算偶尔出了几个天才,那也是为自己这些人卖命的。

    如此想着,董云原本烦躁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对着11区的主事招了招手:

    “内城的大人自然是不会为这点小事出动的,不过外城的城防军还是可以调动的,我叫了三十人的咒术师小队,你就放心好了。”

    “多谢大人。”方质心有余悸地看向茶楼,心里不免有些肉痛。

    这座茶楼背后有他的股份,就这么被毁了相当于损失了一成的收入。

    要不是他在其他地方还有产业,今年的收入恐怕就没法过亿了。

    想到这,方质不免有些委屈。

    自己能赚这么多钱,靠的是自己的本事,那些贱民要是酸可以自己去挣啊。

    如此想着,方质得意地笑了笑,开始盘算着一会该去哪个情人那里去放松一下。

    下一刻,卫言带着毫发无损的温流如,缓缓走了出来。

    “就是这家伙!”

    方质很是激动地指着卫言,同时第一时间躲在了咒术小队的后面。

    万一有什么情况,好及时撤退。

    虽然站在前面也可以让自己先走,但这些贱种生在就是为自己这些高等人去死的,因此还是让他们挡在前面为好。

    这世界一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