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陷阱

作品:《恶念执行

    即便卡蜜拉的实力远超两人,但在两人联手之下想要轻易挣脱也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这次宋妍心和那位咒巫的目的只是限制,因此即便卡蜜拉有心逃脱,也是无济于事。

    “但这只是再浪费时间罢了。单凭他们的俩的力量,怎么可能穿过层层的包围圈呢?”

    卡蜜拉满是嘲弄地看着宋妍心,似乎想在气势上压过对方。

    然而宋妍心却是毫不在意,只是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我原本还以为你是死念者之中少有的智慧种,现在看来也是一样的愚蠢。”

    “无聊。”卡蜜拉并没有被宋妍心轻松的激怒,而是有些疑惑地看着在边境线游走着的卫言。

    她不明白在不具备战力优势的情况下,卫言要怎么穿过死念者的包围圈。

    “我们该怎么过去?”卫言此时也是很是疑惑这一点。

    尽管宋妍心和那位咒巫拖住了卡蜜拉,但还有数以千计的死念者军团守在边境线啊,单凭自己和魏子许的实力,是很难突围成功的。

    正当卫言疑惑之时,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咒术波动,在自己前方缓缓成型。

    “撤!”卫言毫不犹豫地拉着魏子许极速退去。

    一道黑色的圆环突然出现在了死念者军团之中,汹涌的咒力宛如洪流一般极速的流动着,限制着死念者的逃离,连带着卫言和魏子许一起,都被困在了囚笼之中。

    这些咒术师级别的死念者虽然依旧没有神智,但却本能地感到了恐惧,下意识地想要逃离黑色圆环所笼罩的区域。

    然而黑色的圆环却在不断的缩小着,以一种超乎想象的恐怖速度极速缩小为一个点,然后瞬间以超乎寻常的惊人速度向外扩张着,吞噬着它所触碰到的一切。

    下一刻,无数的血花绽放于荒原之上。

    哪怕是七阶咒术师级别的死念者,在这种力量的笼罩之下也是那么的无力。

    “难级的咒术炮!”卡蜜拉瞳孔微缩,想要强行摆脱两人。

    然而七道荧光早已埋伏在她的四周,在她移动的瞬间爆裂开来。

    尽管这些东西不足以致命,但作为咒器的顶点,以爆炸为代价限制住卡蜜拉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刹那间,无数的咒力爆炸和咒力乱流席卷着卡蜜拉的周围,让她无法释放咒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引以为傲的死念者军团被咒术炮尽皆消灭。

    “拿十阶咒器当一次性的爆炸物,临安也就你敢这么玩。”临安唯一的咒巫方元有些肉痛地看着那七道荧光,他这个咒巫都不敢随手将十阶咒器这么浪费,也就宋妍心这个来自王都的例外会这么奢侈。

    “总指挥大人说笑了,这次行动事关重大,只有限制住了卡蜜拉,才能彻底的重创她的死念者军团。”宋妍心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身后的难级咒术定向聚合装置——俗称咒术炮。

    咒术炮是个极其复杂的咒术装置,越是高阶的咒术炮,造价也就越高。

    虽然听起来像是句废话,但整个临安也只有这么一门难级的咒术炮,设置于临安的城主府内,一旦临安被兵临城下,这门咒术炮便会给予死念者重创。

    这也是为什么临安不会轻易被死念者攻下的原因。

    而卡蜜拉之所以震惊,是因为这门难级的咒术炮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通常来说,这种级别的聚合装置在安装制造的过程中都是经过了仔细调研考察的,还是沟通地脉与周围的天地灵气。

    换句话说,这东西,是固定的。

    而宋妍心居然把固定于城主府的那门咒术炮移动到了这里……

    这就代表,临安是真的要转守为攻了。

    咒术炮的移动不仅仅是麻烦,更需要大量的时间来重组。

    这就意味着移动的这段时间内临安是“虚弱”的。

    卡蜜拉的惊讶不仅仅是痛惜死念者军团的毁灭,还震惊于宋妍心的大胆。

    前段时间,宋妍心发布了虚假的厄级咒术任务吸引了卡蜜拉和死念者军团的注意力,趁机消灭了临安战区所面对的另一位死念者咒巫。

    而这个时间段,临安的咒术炮是分解状态,随时有被破城的风险。

    “她,她怎么敢!”卡蜜拉怒不可遏地瞪着宋妍心,想要把她撕碎。

    这个女人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她根本就没把卡蜜拉这些死念者放在眼里。

    她真正的目的,是迷失平原之后的的那几位王级的死念者。

    “无能咆哮就是这样吗。”宋妍心轻蔑地笑笑,没有半点恐慌的情绪。

    作为七阶的咒灵师,她已经摸到了突破咒巫的边缘。

    等到自己正式突破咒巫,击杀卡蜜拉,与尊王对峙,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想到这,宋妍心不免有些激动,下意识地忽略了那两个在炮火与尸骸之中艰难地爬行着的人。

    在紧要关头,卫言及时释放了驱灵排异,成功将自己和魏子许周围变成了咒力无效化的真空地带。

    即便如此,咒术炮所产生的冲击波和爆炸本身的力量却是无法被无效化的,因此失去咒力的两人结结实实的被埋在了土里,断了好几根骨头。

    不过还好,命还在。

    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可能。

    周围几乎全是死念者的尸骸,而那道恐怖的黑色圆环也没有再次出现的迹象,似乎是需要冷却。

    卫言满身是血地拖着意识模糊的魏子许,用力地朝着临安的地界爬去。

    在刚才的爆炸中,卫言下意识的将魏子许垫在了身上,所以才能保有意识。

    卫言自己也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随手之举。

    或许,真正到了生死攸关的危难时刻,自己还是没法抵抗求生的本能。

    就像,前世那次一样。

    片刻之后,驱灵排异的效果结束了,重新获得咒力的卫言毫不犹豫地抱起魏子许,光明正大地穿过了死念者军团的防线。

    说是防线,但原本数以千计的死念者现在只是一堆黑灰,而来自月照城的咒巫卡蜜拉也被限制住了。

    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如此想着,卫言满怀希望地朝着临安方向看去。

    但他看到的却是宋妍心冷漠的眼神。

    以及,熟悉的波动。

    一道黑色圆环在卫言和魏子许的周围缓缓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