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欲哭无泪的裴乾!(加更,感谢盟主)

作品:《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老天爷啊,这孩子真的逆转了!?”

    在半泽直树下出了惊爆所有人眼球的一步棋后。

    半泽和金忠国的对弈目前又进行了三十手。

    撇开中午的午休时间,目前的对弈已来到了北京时间的下午的14:00整。

    由于半泽直树那手棋几乎把整个局面都乾坤一变,金忠国的思考时间越来越长。

    此刻观战室的气氛虽然依旧是冰火两重天,但承受的对象却互相调转了。

    本来还无比兴奋的韩国代表队此刻是愁云密布苦不堪言,承载着整个国民期望和希望的一众帮子,每个人脸上都像被冻住了一样。

    中国代表队的表情稍微好一点,但领队的方绪和其他几个职业棋手全是严肃苦思。

    尖冲这部棋竟然能这么下,这少年是从哪儿学的棋?这完全是跨越一个时代的一步落子啊。

    有了这步棋后,现役的围棋棋手怕是都必须对尖冲重修了!

    另一边,日本代表队的领队,以绪方精次为首的部分棋手是一片雀跃。

    特别是绪方精次在看清了目前这局棋趋势后,正眉飞色舞的给一群围观者分析着这盘棋,并对半泽建一做起了恭喜:“半泽社长,你真的养了一个好儿子啊。这样的尖冲要下出来是需要勇气的,我刚才还不敢确定但这孩子是真的敢,自愧不如,大才啊这孩子。”

    绪方精次兴奋的感慨着,说话的内容都变得有些语无伦次!

    他作为塔矢行洋的弟子,在师承上算的上是围棋棋圣吴清源一脉?

    作为徒孙,他自然对于师祖的尖冲无忧角持一直是向往的。

    但向往是一回事,敢下和实践是另外一回事,十多年了!

    在职业棋坛能真正敢实战中使用并用的好的,到目前为止有且只有在对局室对弈的半泽直树。

    “什么情况?直树又有机会赢了?”

    半泽建一本来已颓丧的倚靠在身后的椅背,寻思着等会在比赛结束后该怎么和裴总道歉。该如何和那些个中国的企业老板赔不是。

    人家替了自己挡了这么多的子弹,半泽建一必须想想除了钱还有什么其他的补偿方式能偿还。

    没曾想就在自己儿子落下一步棋后,场上的风云忽然又突变了!这绪方精次如同神经病一样,又兴奋的拉起自己对自己说儿子又能赢了。

    靠,玩过山车啊!

    说直树会输的是你们!说赢得又是你们,到底那个是准信!

    绪方精次重重的点头,陈述道:“对,直树的确胜算更大了,并且形势上处于大优!在刚才那手棋落子后,这要是我拿白棋的话,我可能就直接就认输了。我现在就和你说一下直树具体的领先优势哦。……”

    当下,绪方精次叽里呱啦开始对半泽建一听不懂的理论分析。

    听完后,半泽建一虽然还是没能明白为什么儿子有优势了。

    但大致的情况总算是弄明白了。

    绪方精次的意思是经过那一手尖冲,目前棋局儿子在目数的优势已领先了对方十目。

    并且整盘棋的控制权也牢牢的握在了自己儿子手上。

    因此就眼下的局势看,这盘棋直树已经不是没有希望赢反而是有相当大的概率获胜。

    并且就是说外行,半泽建一也看出儿子的对手好像已经被下的怀疑人生了!

    只见金忠国那少年反复的挠头,捏自己下巴,俨然一副在考试面对的却全是超纲题目的崩溃模样。

    这种心态上的失衡不能说金忠国心态不好,只能说半泽那手棋带给大家的震撼好像比破解大雪崩大!

    现在在观战室,到处都是“尖冲这种下法原来在实战中可以这么用!?”

    当然了,在日本队的阵营中,也有人的表情是格格不入的。

    这人是刚从休息室玩游戏回来的裴乾。

    本来呢,我们的裴总在一众棋手纷纷看衰半泽会输后,是觉得大橘已定了。

    既然如此,且只留着看棋实在是浪费生命。

    于是乎,借着中午午休的机会,裴乾就找了借口到了一旁的休息室玩起了他旗下的游戏《英杰联盟》。

    玩了不到两个小时,裴乾就打算回来在看看局势。

    没曾想,才回来裴乾就被眼前的格局和气氛看傻了。

    观战室的气氛很不对。

    什么情况啊?不就是出去打了几盘英杰,午休了一下吗?

    为什么回来后本来一群人看衰的半泽的棋手又表示半泽要赢了?!

    不行,我必须好好问清楚。

    这要是真的赢了!那他的下个结算期就得死翘翘了。

    一下子多出近两亿的收益这是逼他再去买地吗?该死的,半泽那小子已经把自己背刺的快窒息了,这要是真的赢了,那还不如去见阎王呢!

    为了确定这群日本鬼子不是自欺欺人,裴乾一脸悲壮的来到了中国代表队的观战区。

    裴乾询问的是中国围棋队中没有摆棋但在旁一直观战的俞亮选手。

    俞亮选手是腾达围棋app的形象代言人,这位大能是目前的世界第七,在中国国内仅次于古大力棋手。

    裴乾来到俞亮身旁客气的说:“俞亮老师,我这边有个问题,日本代表队都在说黑棋那步“尖冲”很好,而且局势对直树很好,是真的吗?我确认一下哈。”

    “是啊,是啊,小亮老师。场上的局面到底如何了。”

    见到裴乾主动来找俞亮,认准了跟着裴乾有肉吃的李磊等人也凑了上来。

    他们没有裴乾那么豪,但也足足承担了一亿两千万的赔偿。分摊到六人手上也有近两千万了。

    在他们眼中,这一亿抛出去也算是用来交好半泽的敲门砖。同时也是为自己的企业打广告,在现在的大多数网友心中,他们的企业现在已经是嘲韩企业中的代表。

    就广告效益而言,他们也稳赚。

    但如果半泽真能赢,那他们自然也没理由拒绝。

    两千万的横财不是谁都能说不不要的。

    俞亮目不转睛的看着棋盘,点点头分析说:“从目前的局面看的确是这样,那步棋虽然看上去有损实地,不是什么好棋,但其实真的很适合那个场合下,直树这孩子拿捏的时机非常到位,裴先生,您看人的眼光的确高。后生可畏啊……”

    很明显,俞亮同学是识货的,并且一边说一边还盯着半泽最开始下的——俞亮从客观的角度来审视眼前的棋局,也愈发觉得半泽直树最开始下的似乎并不是坏招。

    否则没道理都下了六十六手,半泽直树依旧占据优势。

    耳听着俞亮这么回且满脸欣赏,裴乾的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差点现场晕倒!

    反观李磊等人,一个个顿时是面露喜色,笑的是花枝乱颤。

    竟然真的要赢了?

    果然,跟着裴总是有肉吃的!只不过裴总为什么身形很摇晃啊。

    不好,裴总要摔倒了!

    “裴总,你不要紧吧。这还没下完呢。淡定淡定一点。”

    见裴乾身形摇晃,李磊等人连忙上前搀扶。

    “李总……我……”

    裴乾欲哭无泪的看向李磊。

    这心中的痛真的无处释放。

    去除掉给半泽家和李磊等人的钱。

    裴乾的腾达也会尽赚200多亿韩元!

    折合成人命币至少两亿……

    天杀的,这多出来的两亿你让他怎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