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身俗气

作品:《昭周

    次日清晨,林昭还在睡梦之中,就被林二娘推醒,他刚努力睁开眼睛,就听到林二娘轻声说道:“昭儿,你爹带着你二哥来给你赔礼道歉来了,你快快起身。”

    说着,她顿了顿之后,又叮嘱道:“记着,说话客气一些,娘知道你心里有怨气,但是仗势欺人也不能欺人太甚,对外人尚且要留手三分,更不要说是亲兄弟了。”

    林昭这才揉了揉眼睛,有些无奈的说道:“阿娘,是他们母子先欺负咱们的,如果不是儿子有了些本事,他们得欺负咱们一辈子。”

    说完这句话,他很干脆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衫,洗了脸之后,又把头发扎好,迈步来到了自家的后院。

    来到后院之后,林昭一眼就看到林清源与林郃正在后院的凉亭下面等着自己,只是原先颇为嚣张跋扈的林家二郎,这会儿两颊都有些浮肿,脸上还可以隐隐看到一些淤青,很显然这一天时间,他没有少吃苦。

    见林昭走了过来,林郃咬了咬牙,径直走到林昭身边,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林昭低头道:“小民不小心伤了林探花,这里给林探花赔礼了!”

    他低下头。

    “请林编撰恕罪!”

    按照正常的流程,他向林昭赔礼,最多也就是鞠躬了事,哪怕是林昭本人,也不会要求林郃向自己下跪,但是这人一见面就直接跪了下来,很显然,并不是真的畏惧林昭,而是心中有气。

    林昭微微皱眉,先是看了一眼林清源,又低头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林郃,并没有立刻出声,而是开口问道:“你心中有气,不服我,是也不是?”

    林郃紧咬牙关,跪在地上不肯说话。

    林三郎双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按照先前的说法,你应该当着林家长辈的面向我赔罪,你这个人好面子,所以父亲领你到我家后院,私下里向我赔罪。”

    “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这些。”

    说到这里,林昭顿了顿之后,缓缓说道:“你今天到我家里来,好声好气的与我说两句软话,咱们之间的事情也就算过去了,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与你有什么交集,但是你见了我之后,二话不说便负气跪在地上,是什么意思?”

    林郃气的脸色通红,冷笑道:“怎么,小民跪在地上向林编撰赔罪,林编撰还不满意?”

    “时至今日,你仍然觉得自己没有错。”

    林昭没有伸手去扶他,而是闷哼了一声,开口道:“我问问你,从小到大,我何曾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何曾得罪过你母亲?”

    “越州城里,你们母子一口一个勾栏子,易地而处,你林郃恐怕早就暴起伤人了罢?”

    林昭并没有让林郃起身,但是后者却径自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看着林昭:“出身天定,你今生出身低下,便是老天惩罚你前世的罪孽!”

    听到这句话,林昭就知道自己跟他已经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好讲了,他闭上眼睛,挥了挥手。

    “你走罢。”

    “我上辈子最大的罪孽,就是有你这么个兄长,你也从小读书,十多年圣贤之书,都洗不掉你从你母亲那里继承的一身俗气。”

    “与你多说半句,都是污了我。”

    林郃毫不示弱,狠狠地看了林昭一眼。

    “今日你以权势,逼迫兄长跪你,败坏纲常,损伤天德,你得意不了许久,上天必然降灾与你!”

    说罢,这个身材粗壮的汉子,拂袖而去。

    林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目光之中戾气隐现。

    等林郃走远之后,现在旁边的林清源有些尴尬,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幼子,声音很是无奈:“三郎,你……”

    “你二哥就是这个脾气,听不进去外人的话,他们母子这些年的确有不对之处,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有许多不当之处。”

    说着,他就要作势对林昭行礼。

    “为父代他们母子,向你赔个不是。”

    林昭一把扶住了林清源的肩膀,声音有些沙哑:“父亲,您今日带林郃来,是来道歉的么?”

    林清源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该打的我也打了,该骂的我也骂了,今日来之前,跟他说的好好的,谁知道一见了你的面,他的驴脾气就犯了,为父也说他不动。”

    “与父亲说一句不客气的话。”

    林昭闷哼了一声:“若不是他是我兄长,若不是他没有伤害到我与我母亲的本事……”

    说到这里,林昭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现在的他,与从前那个三元书铺的伙计,已经天差地别。

    如今的林昭,如果真想要对张氏母子动手,只需要在表面上装出一副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的模样,背地里,他有无数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齐家这几个跟过来的家将或许不会为了他去杀人,但是只要他一句话,背地里的荥阳郑氏,就会派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对母子弄死。

    就算不靠郑通,他想要处理掉这对母子,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林昭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前些年在东白山上,他便亲手弄死了那个霸占山头几十年的徐老大。

    只是他觉得张氏母子罪不至死,便没有想过用这种极端的手段。

    林昭这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林清源却听得脊背发寒,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抬头惊疑不定的看了林昭一眼:“三郎,切莫……”

    “切莫做傻事!”

    他拉着林昭的衣袖,低声道:“你的前程在长安城,在六部衙门,在政事堂,不在这小小的越州城里…”

    “等你去长安做了官,越州城里的事情,转念便会忘了…”

    此时,林清源神情有些紧张。

    虽然他不知道林昭曾经动手杀过人,也不知道林昭这两年时间到底做过什么事情,但是他很清楚的是,自己这个小儿子,手段非比常人。

    另外,他也可以看出来。

    林昭现在很生气。

    小林探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之后,怒气才平息了一些,他退后两步,对着林清源缓缓说道:“父亲,我知道您心里多多少少是向着那一边的,我也不怪您,自今日之后,三元书铺卖故事书的收益分成仍然归您,您怎么分配我也不去过问,但是书铺本身与印刷作坊的收入,便不再算给您了。”

    林昭当年与谢三元定下的分成比例,是三元书铺的收益,他有一成的分成,故事汇与印刷作坊的收入,他都有五成。

    眼下,谢三元的铅活字已经差不多弄成了,接下来三元书铺那边的收入,将会有一次爆发式的增长。

    而在林昭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些钱就与林清源以及张氏母子无关了。

    至于故事汇的收入,虽然不是很少,但是目前的规模,差不多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些钱养家糊口容易,大富大贵就很难了。

    说到这里,林昭对着林清源微微躬身,沉声道。

    “劳您转告林郃一声,让他……”

    “老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