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是敌是友?

作品:《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浮云山外,云海之中。

    只见太裕王一身华服,头戴金冠,屹立在云海之中,挺拔的背脊仿佛支撑天地的支柱,自有一股昂扬气魄。

    只见这位圣皇天的王爷此刻踏虚而立,呼吸间都有虚空扭曲,隐隐可见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龙影在他的四周飞舞穿梭,而这些都是外界大天地,和他体内小天地之间交互,由此生出的异象。

    而能呈现出这种异象,通常只有一个可能:

    太裕王这是本体亲至!

    “轰隆!”

    虚空动荡,陆行舟推开云海,昂首挺胸地踏步而出,落在了太裕王的面前后,这才振袖打了个稽首:

    “见过太裕道友。”

    “陆国师有礼了。”

    太裕王同样郑重回礼,即便如今他是本体亲临,即便他保持了养胎境上尊的全盛修为,此刻却也没有对陆行舟的丝毫轻视,毕竟按照回报上来的情报,眼前这位不久前才刚和一位上尊交手过。

    “短短数日不见,道友的进步着实让我汗颜。”

    太裕王一边说道,一边颇为复杂地看着陆行舟,他这话可不是客套,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之言,毕竟从他的角度来看,陆行舟不久前可还是人仙呢,结果这一转眼,就三级跳到媲美养胎境了!

    甚至不仅是他.....

    太裕王目光微瞥,虽然对方并没有现身,但他能感应得到,在浮云山内还有两道不弱的气息在蛰伏。

    其中一方明晦不定,捉摸不透,但显然也不是寻常人仙,而另一方锋锐无双,似乎是刚刚突破的,气机旺盛的同时,却也毫不遮掩地展现出了一股炽烈的杀意,观其意,哪怕是他都有些心惊。

    逆天观逆天观,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是逆天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以一方人仙界的身份搅动整个蓬玄界风云,甚至引发四皇天和欲界天之间矛盾激化的。

    念及此处,太裕王也干脆单刀直入地说道:

    “我此番是为花楹而来。”

    “此前万寿仙宗受欲界天蛊惑,虽然被我等提前查获,但花楹还是私自下界,所幸被道友给当场拿下了。”

    “.....哦?”

    太裕王话音刚落,陆行舟便露出了诧异之色。

    为花楹而来?

    受欲界天蛊惑?

    念及此处,陆行舟登时集中精神看向了太裕王,而与花楹相比,太裕王身上的气运要显得更加浓烈,更加庞大。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作为圣皇天的皇室贵胄,其身上的气运自然代表了圣皇天。

    ----暂且还是友好。

    陆行舟眼珠子一转,却是抢先一步道:“此前这花楹来和我等说,让我等离开此界,还说圣皇天会护持我等,但被我等拒绝了,这才交恶,只是不知太裕道友是否也是如此,要我等知难而退?”

    话音刚落,陆行舟便盯紧了太裕王。

    随后就见其慨然道:

    “荒谬!”

    “这只是花楹的一面之词,我圣皇天从不强人所难,此番进入这一方人仙界,也只是为了击退大业魔朝罢了。”

    “........”

    陆行舟眼中,太裕王名字背后的标记仍旧是友好,并没有因为这一番话而变色,看样子不是口是心非。

    这么说,

    还真和自己先前的猜测,还有太裕王的解释一样,那只是花楹,或者说那什么万寿仙宗的一家之言?

    “陆国师?”

    见陆行舟神色沉静,太裕王却是再度开口道:“还请国师将花楹交予我圣皇天,由我圣皇天来处置。”

    “可以。”

    原本扣留花楹就已经是冒险,而现在太裕王态度友好,陆行舟也不坚持,手一翻,封神榜乍现,就有一道金光从中跌落而出,在云海里翻滚了好几圈,这才显化出了花楹那有些狼狈的模样来。

    而花楹刚出来时还俏容含煞,但在看到太裕王后却是脸色陡然一白:

    “.....王爷!?”

    “哼!”

    太裕王冷哼一声:“你,还有万寿仙宗的此番作为,自有都仙司来负责,还不谢过陆国师的不杀之恩?”

    “是!”花楹先是无比恭敬地弯腰说道,随后又看了眼陆行舟的方向,贝齿轻咬:“多谢国师不杀之恩.....”

    好家伙。

    牙齿都快要给她咬断了。

    陆行舟轻笑着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回去之后好好改造,走吧。”

    “这.....”花楹神色犹豫,说实话,她倒是有心向太裕王举报陆行舟收了自己一身大半的法器,但以她这段时间和陆行舟的接触来看,自己说归说,对方是肯定不会认的,最后只会徒惹麻烦。

    而考虑到太裕王的态度,搞不好也不会帮自己。

    念及此处,花楹不禁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便背过身子,正所谓眼不见为净,她实在不想再去看陆行舟了。

    而另一边,太裕王则是突然道:“还有一件事,陆国师,未免你我之间再起误会,我提前和您说一句,此番欲界天下了血本,手笔极大,很有可能宁愿牺牲其麾下的人仙界,也想要覆灭此地。”

    陆行舟闻言倒也没有意外,毕竟金蝉都能发现的事情,圣皇天那边如果发现不了,那就是大问题了。

    “此事我已经知道了,不过现在看来,道友似乎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是的。”

    太裕王点了点头:“陛下命工部打造了一批界空罗盘,由我和万寿仙宗的人带来,此物可结成阵法,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人仙界的界河之力,只要操作得当,足以将外界的撞击给转移到虚海中。”

    太裕王话音刚落,陆行舟心中就陡然一跳:

    “结成阵法.....?”

    阵法并非凭空布置,而按照太裕王的说法,那种可以转移一界撞击之威的大阵显然需要地点来布置。

    片刻后,陆行舟便幽然开口:

    “既然要布阵,不知道友选定了何处?想来我也能帮上一把。”

    “国师有此心,自是极佳。”

    只见太裕王微微一笑,袖袍一卷,便将花楹收入其中,而后纵起一道金光飞掠而去,原地空留一道余音:

    “布阵之地国师想来也不陌生。”

    “东海。”

    “飞仙崖。”

    -----东海。

    陆行舟眼角微微抽搐,须知玩家们的主线任务中,第一环的剩下两个解锁条件,其中之一可就在东海!

    西域已经被证实是螟烛的阴谋。

    那东海呢?

    太裕王。

    圣皇天。

    究竟是敌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