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怎么办?我怕;抬头,给你个奖励

作品:《于他心上做妖精

    “陆宴。”宋暖喃喃的喊他。

    “嗯?”

    小姑娘骤然回身抱住了他,好半天没说话。

    陆宴以为怎么了,正想着要开口问。

    她就先说了,那小声音软绵绵的:“真的很大。”

    “……”

    “怎么办?”

    她抱他抱得紧紧的:“我怕疼。”

    宋暖心里有点儿打退堂鼓了,她觉得,自己可能会疼死。

    陆宴一时被噎住。

    良久,他缓缓说:“行,那不来了,给我抱会儿。”

    他语气温柔得不像话,好像在这里不管提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

    宋暖看他,眨眨眼,抬手在他面前:“这个意思是,以后都用这个?”

    “那不行。”

    “……”

    “你做的很好,很棒,也很厉害。”陆宴夸她:“但可以做的更好,是不是?”

    “什么叫做的更好?”

    “拿捏得当。”陆宴:“我就不会疼。”

    宋暖:“……”

    她好像涨知识了,原来男人也会…teng?

    “抬头。”

    宋暖抬起头,男人低头吻了吻她:“给你个奖励。”

    她缩了缩肩膀,脸色红红的。

    “你就是想哄我shang。”

    “不是你先想的?”

    “现在不怎么想了。”她觉得并不会很愉快。

    陆宴若有所思点头,没有说话。

    这不是她不想就不想的,再等她些时间,并不是不可以。

    ……

    滑雪场。

    因为是过年,所以人还挺多的。

    一男人穿着简单的黑色衣服往里面走,手里面提了一个笔记本电脑。

    往滑雪场最里边走。

    他选择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打开了电脑。

    看着电脑上的地图,指尖在电脑键盘上飞速的飞舞。

    上面立即出现了一个红点,他抬眼,看向了二楼,眼眸微微眯了眯。

    二楼……

    关上笔记本电脑,起身就上去。

    二楼正在进行一场拍卖。

    当他到达二楼的时候,只听:“五千万,拍下了。”

    “……”操,来晚了。

    “恭喜楚橘小姐,拍下这药材。”

    楚橘?

    傅惊盛挑眉,看向了底下那女人。

    他们见过,这女人去抓奸她老爸那天晚上。

    她仍旧一身疏冷。

    傅惊盛敛下了眉目,这女人的性子可不好得罪,这药在她手上,估计不好拿过来,得想个办法。

    这可是要解他姐夫体内毒的关键,也是他需要带回去的年礼。

    他抿了抿唇,目光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女人,心里面在沉思。

    “橘姐,那里好像有个变态一直盯着你,他是不是看上你了?”旁边的男人对着楚橘说:“还是说他是不是认识你,或者说你是不是认识他?”

    楚橘抬眼,朝着傅惊盛望过去。

    那个目光冷冷的。

    傅惊盛立马收回自己的视线。

    如果说从她手上拿到这一味药,硬抢行不行?

    思来想去,觉得这个办法不太行,如果是以才那么可以这么弄,但是现在他身体不大好,没有以前能打了。

    万一被一个女人给放倒了,那可就真的,一世英名都毁了。

    楚橘收回视线:“一登徒浪子,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

    ……

    傅惊盛悄悄地跟在这女人后边。

    既然不可以正面刚,那就背后来。

    反正能来这里做拍卖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不然为什么好好的拍卖场不去非要在滑雪场的楼上?

    楚橘一直到家,上了楼。

    傅惊盛寻思着,等她睡了,进去弄出来。

    这么想着转身就要离开,毕竟已经踩点完毕,知道她家在哪儿,也知道她把那个药材放在哪儿了。

    刚走到门口,肩膀忽的就被人一把抓住:“去哪儿?”

    连带着一声冷冷的声音。

    傅惊盛心底一惊。

    这女人果然是个练家子,居然真的发现了他的行踪。

    第一反应就是挣开她。

    “操操操!”傅惊盛猛地被女人按在门板上,手里面的电脑掉落在了地上。

    他脸贴着门板:“痛!松开!”

    楚橘眯眼:“跟着我这么久,我以为你多有能耐?”

    “想干什么?”

    傅惊盛一开始是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能够发现自己。

    或许是他在t组织受伤过后业务能力下降了,也或许是这个女人的能力真的比他强?

    不……

    傅惊盛很快否定了这个定论。

    完全不可能。

    楚橘能按住他,完全是因为他的身体不能剧烈运动,三招以内拿不下这个女人就只有装弱了。

    男子汉大丈夫应该要能屈能伸。

    傅惊盛:“小爷迷路了,不成么?”

    “迷路?”楚橘冷笑:“迷路迷到我家里面来了?”

    傅惊盛:“是啊。”

    他嗓音带着邪气的笑,调侃着说:“在姐姐的美色里,迷了路。”

    楚橘眉梢一拧,又一次用力狠狠的摁住了他:“少来,说,到底为什么?”

    “姐姐。”傅惊盛:“你能先放开我吗?你这样子我真的很疼。”

    楚橘松开他。

    傅惊盛有些讶异。

    “就这么松开我难道你不怕我跑了吗?”

    楚橘双手还胸,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跑?”楚橘笑了起来:“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

    那天在酒吧里遇见,以为傅惊盛是个人物。

    所以他这么傲。

    结果?

    过完两招后,是真的弱,原来是半壶水响叮当。

    傅惊盛舔了舔唇瓣:“我先走了。”

    楚橘去拉他的手:“撞姑奶奶地盘儿上放肆,说走就走?”

    就在女人拉上他左手的一瞬间,傅惊盛右手猛地朝她脸袭击而去。

    掌心带着一种怪异的香味。

    楚橘反应快,立马扣住了傅惊盛的右手。

    “诶诶诶——”傅惊盛:“你怎么老是占我便宜?就这么想摸我的手?”

    她无视傅惊盛的话,想再次用擒拿手扣住傅惊盛。

    傅惊盛这一回不会这么容易让她得逞。

    他必须要从这里离开这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如果自己被扣下来的话,鬼知道后边会发生什么。

    万一她想毁他清白怎么办?

    他现在还年轻,自然不想英年早逝。

    抬脚就缠住楚橘的膝盖弯,轻轻的用了一股巧劲,反手就把女人扣在了手里。

    楚橘面对墙壁,傅惊盛在她后背,握着她的手腕,紧紧的按在墙上,另外一只手也被他按在了她的后腰。

    下盘也被他死死扣住。

    整个人都动弹不得。

    傅惊盛俯身,凑在女人的耳边,语气里面带了一些轻佻:“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可还行?姐姐~”

    “别他妈瞎乱叫。”楚橘没想到他会藏实力。

    “我不是你姐。”

    傅惊盛无辜得很:“可你不是比我大?”

    那天晚上,偶尔瞥了一眼酒吧的登记信息,看到了年龄。

    会员制的酒吧都是会登记的。

    23岁。

    那可比他大了三岁呢。

    楚橘咬牙。

    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脑袋昏沉。

    这才意识到刚刚他掌心的那一股怪异的香味是迷药。

    她语气警惕:“你是谁?”

    傅惊盛轻笑:“姐姐记性怎么这么差?刚刚不是说了么?”

    “在姐姐美色里迷路的一个路人而已,你又何必揪着我不放?”

    “难不成,你也贪图我的美色?”

    “……”无耻,下流的登徒浪子!

    “放开我。”楚橘开始挣扎。

    “别动哦。”少年的嗓音轻轻:“等会儿弄疼你,怎么办?”

    楚橘觉得,这是她这辈子最耻辱的一天。

    女人再怎么狠,在开黄腔这方面,总是会吃亏的。

    傅惊盛用一只手,把她按住。

    她以为是可以挣脱开的,但是想不到这个人的力气居然那么大。

    傅惊盛感受到她的挣扎,手上狠狠一个用力。

    楚橘手上吃痛。

    他又是一阵笑:“都叫你、别动了。”

    他是身体不好,可扣住楚橘这种身板儿小的女人,还是很轻而易举的。

    否则在国外的那些苦,都白吃了么?

    在安静的房间里,她猛然听到了皮/带扣解开的声音。

    “你要做什么?”

    傅惊盛:“孤男寡女,你认为我要做什么?”

    “不是你叫所有人都离开,让我留下来的吗?”

    “我刚刚要走,不是你不让我走的吗?硬生生的拉着我。”

    傅惊盛挑唇:“难不成是我理解错了意思?”

    楚橘咬牙,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离。

    那个迷药渐渐的在起作用。

    “你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下迷药算什么?”楚橘:“你敢,我不会放了你。”

    “什么迷药?我要走,是你拉着不让我走,我还怕你对我做什么呢。我真的纯情的少年。”

    “我天生自带体香,你自己闻了还怪我给你下药?这什么世道呢?”傅惊盛听着有点儿好笑:“还有,弄弄清楚,现在是我不放过你,不是你不放过我。”

    这女人伸手或许是不错,但中了他迷药,还怎么横?

    楚橘想喊人,可已经没有力气大声的喊人了。

    就那一点微弱的声音,没有人能够听得到。

    傅惊盛用皮带绑住了她的手。

    楚橘望着他,眼睛里没有害怕,只有一片冷意。

    他挑眉:“倒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就浑身上下没绳子了,只有这玩意儿能把你绑住。”

    傅惊盛弯身,他能明显感觉到楚橘气息里的冷意,更加冷了。

    他一笑,捡起了刚刚掉落的电脑,就在她旁边:“怕什么?”

    他语气带着少年独有的傲气:“放心,我对老女人,是真没兴趣。”

    这女的挺野的,把她绑住,挺有成就感的。

    转身去拿了她刚刚放下的药材,放进了电脑包里。

    “我就为这个。”傅惊盛居高临下看着被她绑住的楚橘:“迷药半个小时过后会解开,不会有副作用。”

    “大冷天的。”

    傅惊盛舔了舔唇瓣,他其实对于女人,总是有那么一份怜香惜玉的心理在。

    或许是因为宋意的原因。

    宋意很娇贵,很柔弱。

    傅惊盛会觉得,所有女人都是小娇花,需要呵护。

    所以,微微叹了一口气,弯身把人从地上抱起来。

    “地上比较凉。”傅惊盛看着她笑了笑:“就待这儿吧。”

    然后他低头在桌子上拿着笔和本子留下了一号码。

    “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等迷药解了过后,发一串你的卡号过来,这个药材的钱我会转给你。”

    楚橘嗓音微弱,冷笑:“你装什么好人?”

    “我也没说过我是好人。”

    傅惊盛弯身,准备把被子给她盖上。

    “咔哒——”门猛地被推开,伴随着少女的声音:“姐——”

    傅惊盛危险的眯起眼,本想拿了东西跳窗。

    楚橘似乎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猛地抬脚绊住了他。

    他下盘不稳,被这么绊一下,人瞬间朝着楚橘扑了去。

    在潜意识里面首是要去找支撑点的。

    就那么毫无征兆的,落在了她的前面——

    软软的。

    他愣了愣。

    她也愣了愣。

    下一秒——

    “抱歉。”

    傅惊盛说了这么两个字,起身拿起电脑和药材。

    转身就跳窗走了。

    楚橘气的胸膛起伏。

    ……

    年初四。

    唐肆和宋意回了宋家。

    家里面爷爷奶奶都挺喜欢唐肆的。

    但是因为宋家在山上,他们就没有留下来吃晚饭,如果留下来吃晚饭的话,晚上可能等不到回来。

    冬天的山上会冷很多。

    宋意怀着孕,不能受凉,唐肆也在养身体的阶段,不能太凉。

    所以吃了中午饭就回来了。

    到家的时候。

    门口站着一位偏偏少年。

    穿着一身黑,戴着鸭舌帽,还有口罩。

    但是看着这个身影就知道是谁。

    ……

    “怎么今天过来不说一声?”宋意坐在沙发问。

    “我怕有人追踪我,所以我就没有说我就自己过来了。”

    “我现在身份挺特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