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89 “强买强卖”

作品:《我在南宋能网购

    节89

    在解除封锁后,秦府的大动作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可肖恒依然无意再掩饰自己的目的。

    某些人觉得面子上不好看?

    我管你好看不好看!

    毕竟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了,还是保命要紧!

    直到现在南宋朝廷都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甚至还牵连了秦家……肖恒自然也没有义务公开他所掌握的情报,因为即便他真的公开了,那么依照眼下这形式也只能落个妖言惑众的下场。

    正所谓良言难劝该死鬼,南宋苟延残喘至今已经比历史上多活了好多年,现在的南宋土地兼并、分配不公已经严重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也是时候改改朝换代了。

    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肖恒决定不跟他们玩了,但暂时还是要对南宋的朝廷提起一定的警惕,如果万一翻船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在整个秦府忙着向四川输送人员、物资的时候,秦府的士兵们也开始了全面动员。

    这已经是短短时间内的第二次战争动员了,而经过第一次的紧急动员之后整个秦府对于动员这件事已经开始驾轻就熟了。

    所有的物资都开始向军事斗争方面开始倾斜,而实验室的硫酸工厂也开始不计成本的开始生产硝酸……

    此时整个秦府就像一台运转起来的精密机械,吞入了无数人工、材料,同时也吐出了成吨的子弹、炸药、枪械、机械……

    虽然直到现在整个秦府的各个工厂也没有完成大规模的流水线,但局部的标准化、流水线化的操作仍然让秦府的工业体系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

    在紧急动员的第一天时间里就有不下两万枚铜壳子弹走下了生产线!而黑火药这种技术含量比较低的东西甚至开始爆仓了,以至于配套的铸铁炮弹都得露天堆放了。

    以秦府为中心,整个城东码头区域都被盘活了,每天都有大量的船只和货物涌入,以至于大量的码头工人也渐渐恢复了工作。

    只是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此时的繁荣也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

    秦氏造船厂外,海阎王号静静的停在码头上。

    一桶桶的火药、炮弹被吊装上船,再由水手们小心翼翼的推着木桶放到各种仓库之内。

    紧张的补给作业结束之后,海阎王号即将再次北上……只是这一次它的目的地不再是直沽寨,而是长江!

    肖恒准备让海阎王号开到扬州附近,在那里就近防守以给秦荐以支撑。如果肖恒还没来得及北上秦荐就已经败退了的话,至少海阎王号的存在会给他们一条生路。

    是的,肖恒仍然准备带队北上。

    只是这一次与之前不同,现在抓紧时间生产各种枪支弹药也同样重要!

    另外公主殿下一家已经入城与秦幼萱汇合了,所以城外这边群龙无首也需要肖恒来做最后的协调工作。

    按照肖恒的计划,当整个秦府所有生产计划排走上正轨的时候,就是他带兵北上的时候。

    然而这世间之事,多半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就在肖恒忙得脚打后脑勺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打乱了他的节奏……

    “你说什么?都谁来了?”肖恒一脸懵逼的问道。

    前来报信的卫兵答道:“有黄相爷家的总管、沈相爷家的账房、国舅府的总管和李氏父子。”

    “……”

    肖恒听完之后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黄相爷和沈相爷搞到一起去了?而那李氏父子不用问定然是沈相爷的小舅子李堰以及李堰儿子李钰。

    如果说两位相爷的官家的出现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这国舅府的总管又是怎么回事?

    肖恒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跟国舅府的人扯上关系啊?

    然而其实肖恒并不知道,他的的确确跟国舅府的人扯上过关系,只是那时候他并不清楚那人就是当今的国舅爷罢了——他还以为那人是韩子青的朋友。

    当今国舅姓李名怌,今年不过二十有四,看上去是个略胖的壮年男子。

    若是这李怌站在肖恒面前,他一眼就能认出——这人就是被韩子青唤作“李老八”的那位。

    “请进来吧……不,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肖恒想了想,觉得还是亲眼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比较好。

    等肖恒出来的时候,就见秦府门前停着好几辆牛车,而几个人正站在秦府门前等候。

    其中那李氏父子果然就是李堰和李钰,而另外三人之中,肖恒唯一认识的就是黄相爷家的总管了。

    “呦!黄总管!稀客稀客……今日来我这穷乡僻壤的,不知有何贵干啊?”肖恒满脸笑意的问道。

    “咳咳……”黄总管干咳了两声,嘴角抽了抽——他认识肖恒,而且对肖恒的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当肖恒用这种腔调说话的时候,那肯定就要有人倒霉了……

    所以黄总管下意识的弯了弯腰,脸上也堆起来略微谄媚的笑容上前见礼道:“见过肖公子!”

    “还没给公子介绍,这位乃是李国舅家的总管……”

    “见过李总管。”肖恒拱拱手,顺势就开始打量起这位李国舅家的总管——这位总管白白胖胖的,笑起来仿佛弥勒佛一样,可这脸就没什么特色了,仿佛一个普通的员外……唯独这家伙耳侧长了个黑痣,痣上长满了又黑又长的毛,倒是令人印象深刻。

    “肖公子。”那脖子有痣、痣上长毛的李总管有些敷衍的回了一礼。

    等肖恒和那李总管见礼之后,黄总管接着介绍道:“这位是沈钧沈相爷家的账房陈先生。”

    “陈先生。”肖恒点点头。

    “……见过肖公子。”那陈账房有些不满肖恒的态度,不过在场也就他的层级最低,所以肖恒礼节上有些缺失他也就忍了。

    “三位贵客里面请!”肖恒没等黄总管继续介绍就热情的将三人迎了进府……

    而三人之中唯有那颈有痣毛的李总管毫不在意的走了进去,而黄总管看到李总管都进去了,也只能对着沈钧家的那三位失礼一笑,跟着走了进去。

    陈账房哪见过这阵势?张嘴欲喊却喊不出口。

    而最后最尴尬的当然就是李氏父子了。

    刚刚一边是黄相爷家的总管,一边是国舅府的总管,那身份虽然未必比他尊贵但现在的他却都得罪不起……毕竟此行前来还要仰仗那两位的身份。

    而肖恒的无视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稍一犹豫肖恒已经跟着那两位一起走远了。

    “走吧,咱们进去吧……”沈钧家的账房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两人往里闯。

    然而那账房是顺利入府了,可李氏父子却被拦在了外面。

    “你!你们干什么!?咱们可是你们家的贵客!”沈钧的账房怒道。

    “你可以进,他们不行。”守门的士兵面无表情道,“公子说了,‘三位贵客’里面请。没让他们俩进!”

    “你!”

    沈钧家的三位顿时怒发冲冠。

    前方,听到这边动静之后,肖恒三人就停了下来,同时回望。

    “黄总管!李总管!您看这……”那沈钧家的账房就指望着这二位帮腔了,然而那国舅府的李总管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却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最后还是黄相爷的总管开了口:“陈账房,您现在若是不进来,那您就只好回头再来了……”

    “……”

    今日这沈钧家的事本来就是捎带的,主角还会国舅爷的事……黄相爷肯给点面子让沈钧和李家也参合进来已经给了天大的面子了,现在若是再不识抬举,那可就真的像黄总管说的那样,只能自己再来找肖恒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势单力孤”的他们更不可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沈钧的账房想通了关键之后,也只能抱歉的看了李氏父子一眼,最后独身一人进了秦府。

    李氏父子站在秦府大门口,眼睁睁的看着肖恒他们四个走远,那种被无视的屈辱让他们的表情都变得扭曲了。

    “爹!这肖恒也太不是抬举了!现在可不比当初!他居然还敢……”李钰怒道。

    “哼!等着吧!今次有他瞧的!”李堰一想到接下来他们要谈的内容,也就强行压下了满腔你怒火。另外三人之中,肖恒唯一认识的就是黄相爷家的总管了。

    “呦!黄总管!稀客稀客……今日来我这穷乡僻壤的,不知有何贵干啊?”肖恒满脸笑意的问道。

    “咳咳……”黄总管干咳了两声,嘴角抽了抽——他认识肖恒,而且对肖恒的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当肖恒用这种腔调说话的时候,那肯定就要有人倒霉了……

    所以黄总管下意识的弯了弯腰,脸上也堆起来略微谄媚的笑容上前见礼道:“见过肖公子!”

    “还没给公子介绍,这位乃是李国舅家的总管……”

    “见过李总管。”肖恒拱拱手,顺势就开始打量起这位李国舅家的总管——这位总管白白胖胖的,笑起来仿佛弥勒佛一样,可这脸就没什么特色了,仿佛一个普通的员外……唯独这家伙耳侧长了个黑痣,痣上长满了又黑又长的毛,倒是令人印象深刻。

    “肖公子。”那脖子有痣、痣上长毛的李总管有些敷衍的回了一礼。

    等肖恒和那李总管见礼之后,黄总管接着介绍道:“这位是沈钧沈相爷家的账房陈先生。”

    “陈先生。”肖恒点点头。

    “……见过肖公子。”那陈账房有些不满肖恒的态度,不过在场也就他的层级最低,所以肖恒礼节上有些缺失他也就忍了。

    “三位贵客里面请!”肖恒没等黄总管继续介绍就热情的将三人迎了进府……

    而三人之中唯有那颈有痣毛的李总管毫不在意的走了进去,而黄总管看到李总管都进去了,也只能对着沈钧家的那三位失礼一笑,跟着走了进去。

    陈账房哪见过这阵势?张嘴欲喊却喊不出口。

    而最后最尴尬的当然就是李氏父子了。

    刚刚一边是黄相爷家的总管,一边是国舅府的总管,那身份虽然未必比他尊贵但现在的他却都得罪不起……毕竟此行前来还要仰仗那两位的身份。

    而肖恒的无视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稍一犹豫肖恒已经跟着那两位一起走远了。

    “走吧,咱们进去吧……”沈钧家的账房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两人往里闯。

    然而那账房是顺利入府了,可李氏父子却被拦在了外面。

    “你!你们干什么!?咱们可是你们家的贵客!”沈钧的账房怒道。

    “你可以进,他们不行。”守门的士兵面无表情道,“公子说了,‘三位贵客’里面请。没让他们俩进!”

    “你!”

    沈钧家的三位顿时怒发冲冠。

    前方,听到这边动静之后,肖恒三人就停了下来,同时回望。

    “黄总管!李总管!您看这……”那沈钧家的账房就指望着这二位帮腔了,然而那国舅府的李总管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却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最后还是黄相爷的总管开了口:“陈账房,您现在若是不进来,那您就只好回头再来了……”

    “……”

    今日这沈钧家的事本来就是捎带的,主角还会国舅爷的事……黄相爷肯给点面子让沈钧和李家也参合进来已经给了天大的面子了,现在若是再不识抬举,那可就真的像黄总管说的那样,只能自己再来找肖恒了。

    而到了那个时候,“势单力孤”的他们更不可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沈钧的账房想通了关键之后,也只能抱歉的看了李氏父子一眼,最后独身一人进了秦府。

    李氏父子站在秦府大门口,眼睁睁的看着肖恒他们四个走远,那种被无视的屈辱让他们的表情都变得扭曲了。

    “爹!这肖恒也太不是抬举了!现在可不比当初!他居然还敢……”李钰怒道。

    “哼!等着吧!今次有他瞧的!”李堰一想到接下来他们要谈的内容,也就强行压下了满腔你怒火。

    沈钧沈相爷家的账房,

    还是保住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这些家底比较重要。

    江北,扬州城内。

    秦荐坐在地图前